长笛半声

江南有丹橘。

日常子博,放置脑洞、摸鱼,日行一丧。

暴言:出名的人文景观多半以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形式出现……

是的,我在说杜甫草堂。

#摸鱼

长期被生长痛困扰的女生,“大家都是这样,习惯就好了。”

开始可能的确是生长痛,后来干脆略过了正常阶段,仿佛直接进入老风湿,一种细密的、蛰伏的疼痛……快乐归于白天,夜晚隐忍地缩成一团。并不难以忍受,只是让人感到窘迫……她过早地体会到欢乐背后皆有忧愁。

当爱着什么人的时候……一种蹙着眉的微笑。

“这些都是没有办法的事呀。”她仔细地回答。那时她还是个小女孩,抬起头看她,故作成熟,眼神清澈而忧郁。她难过极了,捧起她的脸,把嘴唇贴在额头上。

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呀。”

轻轻的、颤抖着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#时间倒流梗

秋天来的时候王弼生了一场大病,好在不久就痊愈了。恰好大将军曹爽自高平陵归来,对他赞赏有加,于是少年天才就此解褐入台。
朋友王黎从台郎的位置上退下来,何晏有心让王弼接任,却出乎意料地遭到了拒绝:“ 黄门郎或者尚书郎,左右不过是我,何苦让别人多想呢?  ”从此之后他和王黎越发亲近起来。
傅兰石惊于他的才华,将其推荐给裴頠。那也是一个秋天,久负盛名的吏部郎箕坐堂上,问他有无的道理。他略一思索便得了,却不知怎么的不愿开口,只是懒懒散散地站起来。宽大的外袍拂过地面,腰间环佩叮咚作响。玄学家极随意地将佩玉解下,向吏部郎一扔,然后施施然走到中庭那片温暖的阳光里去了。

……后来这段就被我拆开去填《寻找王弼》了orz

一边做旅游预算一边深刻感慨,贫穷使我不得开心颜……qwq
啊啊下学期要琢磨着怎么才能早日经济独立了!

#我的朋友B君

B君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有志于成为哲人王的人,她对我的人生观影响颇大,其中最重要的两条是,所有想成为哲人王的人都应该被锤爆,以及所有想成为哲人王的人都该被理解。
B君待人严苛,本质温柔,严以律人,律己更严,时常落得里外不是人的惨淡下场,然终不悔也。我作为被她律着的个人主义者,一边深痛恶绝,一边又忍不住心疼,并且隐约有羡慕;她过分自夸地比于屈原,却让周围的人都成了子兰,我理智上欣赏,情感上却不由自主想要远离。
我认识B君时自拟为被神选中的孩子,B君亦认为天将降大任于自己,不可以与凡夫俗子为伍,中二少年一拍即合,痛斥tgzf社会不公,最傻逼的时候也刷屏转发盛世如您所愿;不过之后的一些年里,一个越走越追求心声内曜,另一个越走越自甘咸鱼拒绝打扰,终于迎来七年之痒。
B君长久地暗恋过一个穿衬衫套头毛衣的的老干部式的男孩子,这个男孩子曾经特意去听她弹琴。她称呼他为阿廖沙,这真是绵密而忧郁的暗恋!她读他的札记,深夜讨论学术,表面坦荡地一同约定去吃小巷子里的烧卖,像很多女孩子一样故意地经过球场,却甚至不愿意把这段暗恋告诉日记,于是记下:佟妮娅喜欢阿廖沙。

徐停云 提问:

长笛的另外半声在哪里呀!

长笛半声 回答:

讲不清楚,憋回去啦qwq

#20180711

认识了一个初一的小朋友,是荀粉和维粉。感觉很久没看见过这种亮晶晶的、充满生活式活力的对史同的喜欢了!

小朋友就会用那种很天真的语气和你抱怨,“我周围的人都不知道xxx”“感觉xxx还是不够有名,唉……”

是很直接的喜欢,爱他人品才华,爱他风度姿态,爱他跌宕起伏的生平,爱有关他那些华丽的故事……抛开残酷的时代和捉摸不透的氛围,就,我喜欢他,我想让大家都知道他超好!

……老年人的凝视.jpg

和小朋友聊天的时候就会很明显感觉自己老了(……),谈生活不像他们满心憧憬,谈爱好不像他们无所顾忌……

哭了,我好难过qwq

今日目睹的两种尬吹:

1.xxx是有家国情怀的cpy,看完我觉得自己更加爱国了!

2.xxx写的是真正的爱情,A里阻碍cp在一起的是兄弟关系,B里阻碍cp的是师兄弟关系,C里阻碍的是义父子关系……阻碍他们的都不是性别,这才是真正的爱情。作者三观真的好正啊。

啊,我可……|・ω・`)
作者思维正常不能阻碍读者在逻辑死亡的路上一去不返的实例(。)

#20180710

啊,皖南浙西以及秦岭沿线的小城市使我快落!东西好吃物价便宜温度适宜,三百块不到就能在四星酒店躺平等死真是太棒了|・ω・`)

每次夏天路过的时候都刚好下过雨,站在阳台上能透过水汽隐约看到四周山川起伏。城市又小,半小时能横穿市区,傍晚穿拖鞋出门看大妈跳广场舞都是看人间烟火的开心呜呜呜

#我的朋友A君

我的对床是兼具美丽与固执的小姑娘A君。她曾经喜欢一个铁T学妹,对方态度暧昧,导致她每日熄灯前十分钟开始流眼泪直到用完一整包餐巾纸,而我负责盘腿坐在对面听她诉苦、看她展示缠绵悱恻的日记与纸条;如此反复两周后A君突然冷静下来,宣布该学妹人渣透顶了无可爱之处,遂罢。之后她又突如其来地迷上了霍金(我至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),孜孜不倦地向我科普宇宙大爆炸的若干种模型,可惜我当时正痴迷于通过逻辑推演探寻所谓终极真理,整日发呆,对宇宙模型倒没有之前对八卦那样上心,因此我至今不知道宇宙大爆炸到底是什么。

如果A君成为民科,她大概会是民科中最好看的一个……可惜A君很快又有了别的爱好。她毛遂自荐去当文艺汇演编导,安排自己主唱,四分之一的歌词跑调,但伊在台上太过明亮,气势惊人,没有谁公开指责,大家都鼓掌。

她是一个美丽且善良且蠢且固执的小姑娘,在后来我见过的这一型女孩子里没一个比她更好看,也没一个有她那种见一个爱一个却个个笃定的气势,所以我对她们总是喜欢不起来。